基础设施是指为社会生产和居民生活提供公共服务的物质工程设施,是用于保证国家或地区社会经济活动正常进行的公共服务系统,它们是社会赖以生存发展的一般物质条件。例如:交通基础设施中的公路、桥梁、机场,电信基础设施中的基站、光(电)缆、网络等。

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必备条件,基础设施抓好了可以为发展积蓄能量、增添后劲。沿海地区经济快速发展和某些区域开发的成功,一条共同的经验就是通过率先启动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为经济高速增长奠定坚实的基础。中国经济这些年一枝独秀的高速发展,得益于各地政府对基础设施建设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投入。目前中国正处于经济方式转型的重要时期,由于过去基础薄弱和历史欠账多,中国基础设施的某些瓶颈制约因素仍未消除。在新的起点上推进新跨越,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显得更加紧迫。

基础设施建设具有“乘数效应”,投入到基础设施的资金能带来几倍或几十倍的社会总需求和国民收入。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为了应对空前的经济大萧条,美国推行了著名的“罗斯福新政”,其中很重要的一项就是政府主导的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这些基建项目,不仅提高了就业,增加了民众收入,还为后期美国经济的大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2009年,为了应对金融危机造成的经济下滑的巨大风险,中国政府推出“四万亿”投资的经济刺激计划,每年可拉动经济增长约1个百分点,其中近一半资金投向交通基础设施和城乡电网建设,这不仅可以使我国加快摆脱全球金融危机所带来的负面作用,还可以扩大内需,刺激我国经济的发展和消费的增长。

 

一、电信基础设施安全状况令人堪忧 

国家通信基础设施担负着全国党、政、军、民的日常通信和重要通信任务,为国家的经济建设、社会稳定和国防建设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但是近些年来,通信基础设施防护一直是个难题,偷盗毁损通信基础设施现象猖獗。据统计,2010年重庆市三大基础电信运营企业遭受盗窃破坏通信设施案件6052起,直接经济损失达到2459万元。给国家和企业造成重大经济损失,严重威胁通信网络运行安全。

 

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的情形,概括起来主要有四种:

一是,盗窃行为使公用电信设施受到破坏。由于通信设施大量分布在荒郊野外,且无人值守,极易被犯罪分子盗窃破坏。综合盗窃作案的方式和抓到的盗窃个案来看,盗窃群体中有社会闲散人员,有外来青年,也有的是本地的中小学生。他们盗窃破坏较多的是移动基站空调室外机、蓄电池组、地线铜流排和无线发射单元等含有色金属及在废旧物品回收市场容易出手的器材。犯罪分子盗毁电力电信设施主要为了获取暴利,但盗毁电力电信设施的后果却是使区域内厂矿企业停产,电话、互联网、取款机瘫痪,居民生活困难,甚至影响到地方党政、部队和涉密单位的正常工作。

二是,施工单位强行、野蛮施工挖断主干通信光(电)缆的行为。在城市交通道路、河道、隧道等改造、建设过程中,部分施工单位野蛮作业损坏通信光(电)缆的事件时有发生,即使国家、省际主干通信光(电)缆及传输设施也未能幸免,不仅给基础电信运营企业造成巨额直接经济损失,更为主要的是危及到电信网络的安全,影响了广大电信用户正常使用通信业务。在依托电信网络为传输途径的信息时代,主干通信光(电)缆中断的后果是可想而知的。在实践中,司法机关很少追究野蛮施工人员(包括指挥人员、施工人员)的刑事责任。主要原因为施工单位以省、市重点工程为盾牌,有关机关接到报案仅仅做些协调工作,未对危害光(电)缆的野蛮施工行为采取有效措施,不仅使肇事者逍遥法外,而且使得淡漠公用电信设施保护意识进一步泛滥。

 

三是,“租赁纠纷”,具有行政背景的出租方——管网公司或建设指挥部采取自助行为剪断主干通信光(电)缆的行为;“管网公司”借助行政背景,取得管道的建设权,而有关部门借道路改造之名,强迫基础电信运营企业租赁管网公司的地下管道。因高额的费用及维护问题,“租赁”双方纠纷不断,管网公司往往采取剪断光(电)缆等自助行为来解除“合同”,迫使基础电信运营企业就范。许多人认为,这类事件属于合同纠纷,管网公司的“自助行为”不构成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在司法机关中,持这种观点的执法人员不是少数,使得这类事件屡有发生。事实上管网公司剪断光(电)缆的“自助行为”造成的后果,如果达到《破坏公用电信设施法律解释》规定的标准,就构成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

 

四是,其他人为破坏的行为。在市政建设、旧城改造等过程中的不当施工,居民由于对电磁辐射的误解,也是导致通信设施屡遭破坏的重要原因。

据公安部相关人士表示,盗窃破坏电信设施违法犯罪活动目前已由分散、个别作案向团伙化、专业化、家庭化和低龄化发展。作案手法不断翻新,犯罪不断升级是此类案件的一个特点。

二 、打击不力监管不严是其主要问题

分析偷盗毁损通信基础设施现象屡禁不止的原因,主要有如下几方面问题,需要我们高度重视。

(1)相关法律法规滞后。现有法律解释规定的定罪量刑标准过高 ,大多数盗窃案件破坏有限,经济损失达不到《解释》规定的"危害公共安全"和"造成严重后果"标准,构不成犯罪,客观上没有对犯罪分子形成有效的威慑,使盗窃破坏电信设施的违法犯罪行为屡禁不止。

(2)地方公安机关投入通信基础设施防护的警力不足。大量盗窃破坏通信基础设施案件的侦破均是以企业安保干部或专兼职护线队为主体,公安机关配合抓捕犯罪分子;或由电信运营商提供准确线索后再交由公安机关侦破。部分地区的公安机关因结案率考核,存在着不敢接案,不破不接的情况。

(3)废旧金属收购行业监管弱化。现在的废品收购点,绝大多数无任何证照,也无部门管理,对上门的物品,均来者不拒。废旧金属收购等相关行业法规老化 ,犯罪分子销赃易如反掌。由于职权有限,公安部门只能对废旧金属交易进行事中和事后监管,工商部门不能对经营者参与电缆电线偷盗破坏或销赃等刑事行为进行行政处罚。

(4)开展通信基础设施安全保护经费不足。据不完全统计,仅中国电信开展通信基础设施安全保护经费实际开支三年累计投入331032万元,与销售收入、管理费用、相关固定资产原值的比例分别为1.62%、18.75%和0.6%,经费不足,许多安防措施难以落实。

三、采取切实有效措施防患于未然

基础设施是通信的网络和命脉,通信设施屡屡被盗,给通信网络带来极大安全隐患,严重影响了通信行业的健康发展。针对以上问题,我们建议:

(1)健全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体系。根据盗窃基站、线路等通信设施的实际情况,对《刑法》第124条构成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中"危害公共安全"和"造成严重后果"的各种情形进行重新界定,修改《解释》中定罪量刑标准的条款,加大对破坏公用电信设施行为的打击力度,以震慑犯罪分子,确保国家通信安全。

(2)加强宣传教育,形成群防群治。要发动群众,依靠群众,深入开展通信设施保护宣传教育。政府部门特别是普法办应将相关法律、法规纳入全民普法教育的内容,营造良好的社会氛围。教育部门要加强对青少年学生的通信法律、法规教育工作,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建议将通信设施保护及宣传工作纳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考核内容,建立电信设施安全保护工作的长效机制。

(3)加大废品回收治理,优化监管体系。应尽快制定《废品收购管理法》,与现行的《行政许可法》、《公司法》接轨,使公安、环保、工商、城建等部门责任明确,各司其职;对那些无证经营者给予处罚、取缔,从源头上斩断偷盗分子的销赃渠道;对确属报废的公共设施,应由原使用单位出具证明,交由公安、工商部门联合指定的回收点定点收购。

(4)加大查处和打击力度。公安等部门对不听通信基础设施维护人员劝阻,在危及基础设施安全范围内进行野蛮施工,造成通信基础设施损坏的行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事设施保护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等法律法规,追究相关人员法律责任。

(5)设立专用资金,嘉奖有功者。对保护电信设施安全做出突出贡献的单位和个人行为,要给予支持、保护、奖励;鼓励群众举报,对举报破案的有功人员进行表彰、奖励;支付办案、追逃、夜间伏击补贴、办案津贴等产生的费用。建议参照普遍服务模式,国家财政从企业每年上缴企业所得税或专项费用中按照一定比例计提或返还;建议从电信运营商上缴行业主管部门的电信号码、频率占用费,或从电信运营商上缴国资委的利润中提取和筹集。